?最新的一个案例发生在扬州。又一

2017-10-09 15:45

父母在一个地方当大官,然后他们的子女非常短的时间之内被破格提拔,成了同样这个地方一个不小的官,当人们对这样一种现象开始有所质疑、有所犹疑的时候,有关部门的回应是这样说的,一切程序都很正常。好了,这种正常难道真的很正常吗?最新的一个案例发生在扬州。

又一个快速升迁的年轻人,又一次被大家关注的年轻干部选拔,毕业3年升至副处,再加上扬州市委政法委书记女儿这样的背景,袁慧中的135hkcom特区总站此次提拔受到公众热议也属正常。而消息最初来源依然是一个微博,5月17日,认证身份为专栏作家、媒体人的冒安林曝出:袁慧中,1983年10月出生,2009年8月参加工作,2012年11月升副处,短短3年就历任扬州邗江区城北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物流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共青团扬州市委副书记。其父袁秋年为扬州市委常委,曾任宣传部长,现为政法委书记。

今天出版的《现代快报》用一个版面报道了该事件。在此报道中,媒体引用了扬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张爱军作出的官方回应。

他们也发现了网上在传袁慧中提拔任用的消息,第一时间启动应急的措施,从头到尾进行了一个回顾,反思到底有没有问题。他讲了一句话,很负责任地讲,整个过程体现了一个公正、公平、平等竞争,也就是说对袁慧中提拔任用,他们是符合相关的规定的。

根据报道,2009年,袁慧中是从南京大学博士毕业后,通过选调生选拔进入扬州市委组织部的。2010年10月,《扬州日报》上刊登了2012年扬州市公开选拔副处级领导干部拟任人选任前公示,其中显示:袁慧中,女,1983年10月出生,江苏兴化人。2008年12为加入中中国共产党,2009年8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现任邗江区城北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物流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拟任共青团扬州市委副书记。

组织部部长给我们讲,在2013年2月也就是今年2月份,共青团扬州市委进行一个换届,然后在换届的六届一次会议上,当时团代表一共有258名。选举委员的时候,袁慧中的得票也是非常高的,得票是255票。35名委员选领导班子成员,其中选副书记的时候,袁慧中的投票是全票通过,因为她的得票是现场唱票。采访对象说,通过她整个选票的情况来看,应该说大家对她还是比较认可的。

昨天下午,冒安林再发微博称:三年里,袁慧中还完成了结婚、怀孕、生育和抚养孩子的大事。若问她在岗位上做出了什么优秀成绩得以升迁?那就是,生孩子。此外,和她同批提拔的年轻干部中,好几位都是干部子女。

对于这样的说法,记者今天试图再次联系扬州市委组织部,但截止傍晚还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复。

首先我想说,袁慧中这个年龄不是问题,作为30岁成为一个地级市的团委的副书记,甚至成为书记其实都很正常。在全国过去以及现在,我相信在未来,也会有这样一种案例发生,因此,这样的年龄完全不是问题。但问题在哪儿呢?第一个,其实微博上说,可能是她在过去这三年的时间里头完成了怀孕、生孩子、照顾孩子这样一个过程。虽然微博的这个事实还有待于去论证,但是我想,这个想造假和想要查清楚的过程都应该不复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家可以想,这三年时间里头她有多少精力是放在工作上。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查了一下相关的这种政府官员干部任免回避的制度。是,在回避制度上,好像她的父亲作为这个市的常委,而她是在团委任副书记,好像还符合相关的规定,但是老百姓会这么去想吗?这个规定是不是有点太宽泛了?我们来具体回到他们的身上去看一下,袁慧中30岁,2009年参加工作,三年,她的父亲是谁呢?是扬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过去曾经任扬州的宣传部长。然后再说当大家有一些疑虑了之后就回应,袁慧中其父在公选过程中进行了回避,未施加个人影响,任用程序正当合规。但是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明白,不一定,如果真要想施加影响,反而不一定非得不回避,你就在那儿,你的位置放在那儿,其实就是一种无形的影响,大家很自然会产生这样的一个联想的过程。因此,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愿意付出这样一个代价呢?你这样快速的任免了,老百姓就会去联想是不是因为她父亲的原因而导致的,要不要回避?当然,接受相关采访的时候,有两点说了。第一个,所有的这个程序是合法的、公开的、公正的,是正常的。第二个,她参与相关考试的时候成绩也数一数二。一听回应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种回应非常耳熟,因为在过去几个月里头陆续出现了这种火箭提拔,甚至官二代、很年轻等等,最初被媒体或者微博曝出来之后回应基本与此相关。但是最后,却陆续要撤职的撤职,辞职的辞职。来,我们回顾一下过去。

对于很多破格提拔,公众的质疑本身恐怕也是这些年轻干部所必须面对的,他们的成长也早晚要面临这样的考验。今年3月21日,有网帖质疑,湖南湘潭县年仅27岁的副县长徐韬被火箭提拔,称其仅一年半时间就从正科升至副县,违反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在大家的关注下,湖南省委组织部成立专门调查组,并在4月22日公布调查结果结构称,徐韬的提拔过程中没有发现人为操作、弄虚作假及其它严重违规问题,仅在选拔其担任湘潭县副县长过程中,湘潭市委组织部未严格履行推荐和考察程序,并对6名相关干部进行了处理,但未见对徐韬本人的处理决定。未严格履行推荐和考察程序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程序缺乏正义,结果即便不坏、人才即便真的那么优秀,恐怕也没有正义可言。面对这份调查结果,媒体再刨质疑。本月7日,徐韬一事又有了新的进展。

既然之前表示徐韬提拔过程无违纪,又为何要将他的职务免去?既然免去了他的职务,又为何不对具体的原因进行说明?徐韬的火箭提拔背后,到底与他曾任湘潭市某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的父亲,以及曾任湘潭市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的母亲有无关系?这是大家最关心的。

同样的疑问还有山东金乡县鸡黍镇25岁的原镇长韩寒,以及她的父亲身为山东济宁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的韩东亚。4月15日,韩寒被网民举报,称其坐火箭般的升迁速度得益于父亲韩东亚的支持。虽然金乡县政府随后声称其提拔并未违规,但一周后的4月22日却传出韩寒和其父亲双双辞职的消息。父女两人为何要选择同时辞职,直到今天仍然是个迷。

影响到父亲不仅有韩寒,还有安徽望江县团县委原副书记常骏生。这个22岁的年轻人最近被曝高校毕业还不到一年就官升辞职,与他的父亲望江县编办主任常德有莫大关系。而5月17号,望江县政府新闻办公室作出通报说,该县已对常骏生停职,同时对包括其父常德在内的十名相关干部也作出免职处理。

也是在近几天,去年曾被网民质疑六年三次违规破格晋升的广东揭阳县原副县长江中咏也传出了被撤职的消息,并将按办事员安排工作。日前,揭阳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已经联合成立工作组,对江中咏任职违规事件中是否与其父亲揭阳县原副县长江俊驱有关展开调查。

这个事情一出来之后,接受回应的有关部门的,或者叫新闻发言人,或者叫负责人其实风险挺大的,你说话稍微一不注意就回头成了一个笑话,因为事实跟你说的并不相符。

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的这四个,常骏生,毕业半年连升两级,他的父亲是县里头的编办主任。调查结果:违规提拔。然后他被免了,父亲也被免了。

韩寒,毕业三年,最高当了女镇长,她的父亲是组织部的副部长。调查还没有等有结果的时候,进展父女同一天辞去公职。很多人面对这个结果的时候反而竖起大拇指,这父女俩看样是好官,你看多敢担当。

徐韬毕业五年换七岗,最高当了副县长,他爸爸是县人大的,母亲是副检察长。调查结果又是提拔程序违规。然后免。父母倒是没事。

江中咏,六年连续三次晋升,最高到副县长,他爸是原来的副县长,然后违反规定,然后撤了,等等。

你看最后被查出来的时候都给予了相关的处理,我们不知道回到扬州的这件事情上,中央的有关干部任免规定是直系亲属不能在一个单位归一个领导管,这时候要回避。但是我们换个角度想,她的父亲是这个市里的常委,女儿成了团口的一个副处级干部,算不算一个大的党的系统里头呢,因为他们都归书记管。其实这是一个大家的议论,同时也反映大家的一个忧虑。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的教授林喆,林教授您好。

是的。回避中组部早已经有规定,而且我们古代,古语有知,但是这些年来,尤其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在回避制度方面,我们是执行的最不得力的。像这种父母与子女、兄弟姐妹或者夫妻在同一个单位并且构成上下级关系,在国家各个大机关比比皆是。中国在廉政建设方面,回避制度执行的不好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

现实中大家好像都睁只眼闭只眼了,你看具体黑白分明的规定上也都有,但是现实中有大量的违规出现在那儿,大家也习惯成自然了。

是的。刚才的这几件事件当中,我想群众不是说这些年轻干部他不能够在这个岗位上,或者他不一定会做出成就来。人们有意见的是,对他如何火箭般的上升到这个岗位上来表示疑虑。疑虑所在是因为过程不公开。大家觉得里边充满着猫腻,因为过程不公开,看不清楚,我们整个权力的运行没有在阳光下进行,所以人们就会有疑问。

林教授,您觉得透过一起又一起这样的事件,引发了社会上一次又一次其实从这个忧虑到甚至有点愤怒,是不是我们该要去思考了,我们的回避政策应该变得更严、更细。像刚才这几起案件,尤其像扬州这样的将来也应该成为一个回避,必须坚决执行,我们应该改变了在这方面。

对。尤其是干部子弟被提拔,我一直在说的,就是说我们这种选任干部在公示的时候必须写清楚,特别是干部子弟必须写出他的家庭背景,到底什么背景,然后是谁推荐的、谁提拔的,在公示里面都应该包含这些内容,对于火箭式提拔、破格提拔尤其应该写清楚提拔的理由和他以往的政绩。要说明为什么把这么年轻的人放到这个岗位上,而不是其他人,并且与他同时竞争的那么几位人都应该公示出来,让大家看一看到底应该提拔谁。

林教授,这块还有一个问题,我看很多其实出了问题也都有两个字叫破格,破格是不是也成了一种保护伞了,因为破格就可以不一定走完完整的程序,因为我是破格嘛,这里就为某些人权力寻租提供一种可能。

对,像有些地方破格就成了一种猫腻,就是掩盖不为人知的一些行为。那么你破格可以啊,但是你要写清楚破格的理由是什么,必须做到大家心服口服。你一定要把他的家庭背景交待清楚,尤其是干部子弟要把他的家庭背景写清楚。这些年来,在很多地方提拔干部子弟不能不说是这些干部家庭干部在里边有行为的插入,有干部行为的介入。

严格标准、严格程序、严格纪律,按原则办事、按规矩办事,不能借破格之名、行谋私之实,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河南调研时的表态。调研期间,刘云山还主持召开了组织工作座谈会,他说,组织部门要敢担当、敢负责、敢碰硬,坚决整治用人上的不正之风,确保选人用人公道正派风情气正,对违规违纪用人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能姑息迁就。面对接连出现的火箭提拔事件,尤其是有关地方先回绝质疑后纠正错误的行为,给干部选拔任用,特别是破格任用青年干部工作造成不利影响。为此有媒体指出,虽然事件发生在个别地方,暴露出的却是干部选拔任用中值得高度重视的一个问题,信息公开。《新华时评》指出:政府信息公开是中央着力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而近年来破格提拔事件所带来的舆论关注,恰恰反映了一些地方干部选拔任用信息公开方面的欠缺。随着民主法治建设进展,干部选拔任用信息公开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特别优秀的年轻干部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提拔。

《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强调,根据选拔职位对人才的需求和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需要,可以对报名人员的职务层次、任职年限等任职资格适当放宽。但报上一级职位的需在本级职位任满一年;越一级报名的应当在本级职位任满四年;不得越两级报名。可见,破格也是有规矩的,不是破选拔任用标准的格,而是标准更高,必须特别优秀或特殊需要,必须基于对人才的需求,不允许把破格作为不遵循规则和规定的借口,不允许借破格之名行谋私之实。

5月17日,《人民日报》刊登署名文章《破格提拔干部要从严》,文中说:严格标准、严格程序、严明纪律,坚决整治不正之风、确保选人用人风清气正是中央三令五申的明确要求。选拔任用干部包括破格提拔干部,一定要落实从严治党方针,选人标准决不能降低、选人程序决不能成为摆设、选人结果决不能失去公正,对违规用人、失察渎职的要严肃查处、坚决追究责任。

就在刚才放这个短片之前,我说我们从来不反对这种破格提拔,也不反对年轻人的快速走上领导岗位,也不反对有很多领导的子女如果他真的优秀的话走上领导岗位,但是前提是公开透明、程序正义。林教授说了一句对,可能很多观众朋友没有听到那句话。那接下来就继续连线林教授,为什么说对?和对的背后,您在思考接下来我们在干部选拔、破格等等很多方面应该进行哪些改革,让大家更有公信力?

谢谢白老师。是这样的,我曾经计算过,一个年轻人比如说是20岁的年轻人,从科员开始干起,他一步一步,最后走到部级岗位,至少要过八关。那么在这八个台阶整个过程,我们假定上一个台阶需要三年到五年,那么这样就要走四十年,等到他当上部级领导的时候已经是六十岁了。那么这样一种机制,显然并不有利于干部年轻化,在领导岗位上的干部充满着活力,所以这样就需要一种制度安排,就是安排某些干部的提拔要比较快,这个是他存在破格的一个理由。但是,这样的一种提拔,我们并不是说火箭式的,我们还是主张干部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

另外,选任干部并不只看年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讲到干部的三化,革命化、知识化和年轻化。但是这些年来,我们有这种教条主义形而上学的做法,只要年轻,为了降低整个领导班子的平均年龄,这样就会把一个非常年轻的干部一步到位的拉到了,连升几级到某一个岗位上来,这样实际上是有弊端的。这实际上就为某些人为自己的子女安排岗位就提供了一种方便,所以这样就更要求我们对程序公开要进行严格的要求。我说的,我们在选任干部的时候不仅是要听取大家的意见,更重要的是要进行公示,公示的内容必须详细,我们必须写清楚他是谁推荐和他同时推荐的还有哪些人。另外,他整个前期的一步一步的

好了,时间的原因,林教授只能说到这儿了。您的意思我明白,其实要承担相关的这种责任,让老百姓感觉到是值得信任的过程。